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短篇黄色故事 >> 正文

【菊韵】老帅哥(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1

“5586是谁的车啊?挡住了人家车库的门了,人家上班不赶趟了,请你开走啊”。

祥泰家园小区自从门卫“熊大"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以后,业主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到高音喇叭的声音了。这含混不清的呜啦呜啦的声音是新门卫发出的,千家和物业公司招聘来了新的门卫,小区物业经理小白领着新门卫挨个楼的走着,一边走一边逐一介绍着什么。小白经理还不时的用手指指楼上楼下,特别是每到一处绿化的地方,停留的时间很长。新门卫耳朵里听着白经理的指示,嘴巴里不停地发出简单的应答”嗯、嗯”面部表情显得非常僵硬,眼神里掩饰不住难以猜测的迷茫。

住在这个小区的五百多户业主们早已厌倦了千家和物业公司提供的服务。业主们与物业公司的矛盾越积越深,结果是连续三年绝大多数业主拒绝缴纳每平米一元钱的物业费。物业公司的老总认亲为贤,把自己在农村居住的妹妹妹夫安排在小区搞卫生。近水楼台先得月,物业有人好赚钱。搞卫生的男子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魁梧,一米八左右的身高,汉语说得不是十分流利。说话很硬气,无论谁做小区物业经理他都不看在眼里。小区里干了几年,业主们也没人问过他们夫妻叫啥。楼道卫生隔一天搞一次,一桶水从六楼拖到一楼,拖完地的楼道里散发出一股刺鼻的酸臭,拖布从来不清洗,至于楼梯扶手根本一次不擦。好在楼道墙壁都是瓷砖挂面,不仔细看还算过得去。夫妻俩另外还承包着附近一个小区的两栋楼的卫生,男的说那里是三天拖一次楼道。夫妻俩工作量不是很大却拿着不菲的薪水,相比之下小区的门卫收入就十分卑微了。二十四小时驻守在小区门卫室,每天负责临街商铺的污水井抽污水,还要管理小区的进出车辆,还要管理地下车库,月薪一千二百元。铁打的物业流水的门卫,门卫走马灯似的来去,业主们已经麻木了。小区里管理乱糟糟的,每天因为车位业主与门卫发生着争执。吵架骂人成了小区的家常便饭,祥泰嘉园失去了吉祥太平的寓意,千家和物业公司更是无力达到和谐的目的。

2

新门卫不是本城人,是从几百公里外的牧区进城打工的。他已经花甲有五的年龄了。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四个子女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大儿子已经进城务工十几年了,一直在一家建筑公司干力工,微薄的收入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老二,老三也相继进城务工。老二在建筑工地学会了瓦工手艺,收入要稍微比老大高点,但是在北方建筑行业一年最多也就干六个月的活,因此做瓦工的一年的收入也是不多的,对于一个租房住的打工一族家庭也是勉强维持。老三因为一场车祸导致走路跛脚,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只好在饭店打零工。女儿一家在超市里搞卫生,女婿在一家大型超市里做保安。新门卫老少虽然都进城里生活了,可是爷五个都是“癞蛤蟆打苍蝇——将供嘴”的日子。没有一个买得起房子的,都在城乡结合部租平方居住。虽然租平房年金只需要四、五千元。但是对于一个没有固定收入靠出卖劳动力维持生活的他们而言,已经是不小的开销了。

新门卫的老伴比他小了很多,模样长得也算过得去。新门卫的形象能娶到这般模样的老婆也算是吃到天鹅肉了。老伴偶尔到小区来一趟,给老公送点好吃的。也是不会说汉语。新门卫虽然汉语说得有点笨,但是完全可以跟业主们交流。只是新门卫不会正确使用高音话筒,人们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本来他是想为业主们做点服务,结果成了扰民的噪音。新门卫一米六几的身材,明显的驼背,扭曲的脸型上尖而长的下巴明显向前倾斜。金色的牙齿无拘无束的排列着,卷曲的头发与瘦骨嶙峋的身材组合成完美的搭档,暗淡的眼神里写满生活的艰辛。

3

新门卫的名字不但字数很多而且叫起来还很拗口,因为是蒙古族名字跟姓氏无关。小区里业主们私下都称其“老蒙古”。小区里有一个姓杨的中学教师,老婆长期在省城里照顾孙子,每年寒暑假时杨老师就去省城与老婆孩子团聚,杨老师的家一年多半时间人去楼空。杨老师因为临近退休加上连续两次腰椎手术,工作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杨老师自然就成了小区里的闲人。小区里虽然住着将近二十名教师身份的人,但杨老师的为人还是深受业主们好评的。杨老师教书几十载除了搞过几年行政工作以外,大多时光都是在中学语文教师的岗位上度过的,多年的职业生涯让杨老师酷爱写作,久而久之在当地自然就小有名气了。杨老师性格开朗语言幽默风趣,喜欢开玩笑。老蒙古门卫虽然形象有点愧对党和人民,但是思维敏捷活跃,善于交谈。也许是性格使然,老蒙古喜欢跟杨老师聊天。杨老师半开玩笑半戏谑地说;“祥泰嘉园咱俩是帅哥,你是老帅哥,我是小帅哥”,老蒙古听了杨老师的玩笑既不赞成也不反对,微微一笑算是默认出厂设置。业主们哈哈大笑过后就开始统一称呼“老蒙古"为“老帅哥”了。

4

老帅哥别看人其貌不扬,却是一个非常活泼的人。杨老师家是四号楼一楼,还是个东边户,与五号楼中间有八米的楼距,夏天的时候这里自然就是歇阴凉的好地方。杨老师家里长期一个人,邻居们也都知道杨老师不反对人们的吵嚷喧哗。小区里的人们都喜欢聚集在阴凉下打扑克。夏季里只要天气允许,上午下午都会有几伙人打牌的。杨老师因为腰椎手术后不能久坐,只好甘当粉丝。老帅哥也经常围观看热闹,偶尔还会主动参战。老帅哥不但会耍牌而且牌技还不错,况且玩的特别认真。后来老帅哥被小白经理叫停了几回后不再亲临作战了,但是做粉丝依旧。

杨老师喜欢与老帅哥谈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故事。每当杨老师与老帅哥聊起那段岁月里发生的故事时,老帅哥干瘪的小眼睛里就会放射出无比兴奋的光芒。老帅哥的年龄正是那场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的牺牲者。老帅哥虽然出生在牧区,还是历尽艰难中坚持读完了初中。一说起当年的红小兵(少先队员),红卫兵时,就会滔滔不绝旁若无人地讲起他的辉煌。老帅哥讲到兴奋时会激动地流哈喇子,眼睛会闭的严丝合缝,那种自我陶醉可能别人无法体会到。老帅哥会背诵多首毛泽东诗词,还会情不自禁地跳起当年盛行的政治色彩浓郁的“忠字舞".,杨老师有时也会出洋相似的跟着老帅哥扭上几下。老帅哥边舞边歌“我们心中的红太阳……”老帅哥的舞蹈再现了当年的风采,歌声充满着对毛泽东领袖的崇拜之情。杨老师每次看到老帅哥如此亢奋就背上几句毛泽东的诗词抛砖引玉。这时老帅哥就会随声附和,渐渐地进入状态,高声朗诵起来。十分不标准的普通话朗诵出的毛泽东诗词别有一番滋味。“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时滔滔”老帅哥嘴里发出的“惟余莽莽”绝对的令人捧腹大笑,尽管周围的业主们评头品足说三道四,老帅哥还是依旧沉浸在那份气势磅礴的诗篇中。“山舞银蛇,原驰蜡象……”老帅哥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生动壮美的画面。老帅哥的精神世界波澜壮阔啊!

5

老帅哥每天不知道要翻动小区里十几个垃圾箱多少遍。炎热的中午人们都在午睡,老帅哥逐个地翻动着散发着臭味的垃圾箱,任凭无数的苍蝇在他骨瘦如柴的身上飞起落下。汗水顺着干瘦黧黑的脸颊滴落,易拉罐、矿泉水瓶。饮料瓶、酱油瓶、醋瓶、塑料油桶、啤酒瓶、纸壳、塑料袋……只要是废品收购站回收的他都要。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夜深人静时老帅哥只要不是睡觉肯定在垃圾箱里寻宝。每逢节假日期间老帅哥就会有一个比平日里多几倍的收获。尤其是小区里新业主房屋装修的时候就是老帅哥丰收的时刻。业主们装修时丢弃的木板块木板条老帅哥都捡到一起,抽时间用脚蹬三轮车送到离小区十几里的平房区,供老伴和孩子们烧火做饭。

每个月底老帅哥都会卖上几车破烂,卖完破烂老帅哥就会提高伙食标准,犒劳一下自己。买上一瓶平日里渴望不敢求的好酒,到熟食店买上一只小烧鸡,买上斤八两的猪头肉,再买上点小菜,把老伴接到门卫室。夫妻俩开怀畅饮。有时赶上周六周日或者是晚上,还会有一两个孙子前来分享爷爷的劳动成果。老帅哥每当这个时候都会喝得醉醺醺的。酒足饭饱后,家人纷纷撤退。老帅哥的屋子里就会传出悠扬的蒙古语歌声。小区里听懂蒙语歌曲的人为数不多,老帅哥的歌声告诉人们薪水外的收获给他们家族带来的快乐。

6

老帅哥是小区的门卫,并不是千家和物业公司名副其实的保安员。其实是物业公司在使用廉价劳动力。老帅哥的门卫室是不足五平方米的彩钢顶子的板房。室内放置了一张用模板搭成的单人床。床上铺了几层沙发的包装,是老帅哥从装修业主家里索要来的垃圾,老帅哥的被褥非常破旧,并且脏的有点让人恶心。如果把老帅哥的行李弃置路边无人问津是没有争议的答案。老帅哥每天要在这里一日三餐。老帅哥是一个每餐必饮酒的人。不管有没有下酒的菜,老帅哥都要喝上两杯,似乎对酒有了依赖,门卫房子的对过就是一家超市,赊酒赊菜是老帅哥的专利。尽管鸿运超市的小两口一百个不愿意也阻挡不了老帅哥的死乞白赖。超市的女老板伶牙俐齿,也令嗜酒如命的老帅哥心惊胆寒骨子里惧怕三分。每月二十五号公司发工资。女老板每次都是提前几天反复叮嘱老帅哥,发了工资立马结账,超市资金周转困难。老帅哥也不反抗也不终止赊购。老帅哥领完了一千二百元的工资绝对是第一时间到超市结清当月欠下的几百元钱。然后看着女老板的笑容,大大方方地买上一些吃的用的。这时候女老板对老帅哥格外殷勤,说话的语气也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还会主动向老帅哥介绍推荐几款食品,老帅哥为了讨好女老板有时也会慷慨解囊博之一笑。老帅哥也是个富有心计的聪明人,也在为日后的继续赊购铺路架桥。老帅哥在每个月结清赊账的几天里到超市购物绝不赊欠。每次购物都会看到店主一家人的笑脸。这样的日子每个月只能勉强维持到下个月的十来号。因为老帅哥的月薪一千二百元还要解决老伴的生活费,家里的租房费,水费,电费等等,还要接受几个孙子的周末洗礼。有时儿女们还会像老帅哥伸出求助之手,因为四个子女都是勉强支撑的日子。老帅哥的一千二百元薪酬在这样一个偌大家族实在是杯水车薪了。

老帅哥虽然新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但是老帅哥生来胆子大,俗话说:“张嘴三分利,不给也有够本”简直就是老帅哥的写照。跟谁都敢张嘴借钱。杨老师由于跟老帅哥聊天频繁,老帅哥逢人便说跟杨老师关系多么多么的铁。杨老师根本不晓得老帅哥的真实姓名,哪里跟关系铁扯上边。老帅哥见到杨老师有时喊张老师,有时喊白老师,弄得杨老师尴尬的无地自容。

一大清早杨老师还没有起床,老帅哥就摁响了杨老师家的门铃。尖叫刺耳的门铃声把还没有睡醒的杨老师惊醒,开门一看是门卫老帅哥。杨老师问其发生了啥事?老帅哥说早晨起来给老婆打电话,发现电话停机了。跟杨老师借一百元钱交电话费,等开工资时还。杨老师也没有多想就从包里拿出一张“毛爷爷”递给了老帅哥,老帅哥接过杨老师手中的“毛爷爷”扭过头下楼了,杨老师连声“谢谢”也没捞到。

杨老师吃完早点出去遛弯,回来的时候在黄河路东的大台北熟食店门口遇到了老帅哥从里面出来,手里拎着一只炸鸡和一瓶当地产的二锅头白酒。杨老师装作没看见准备低头走过去,这回老帅哥主动说话了,热情邀请杨老师去门卫喝酒。杨老师说有事推脱了。

杨老师无所事事地在小区周围转了一圈回到了小区。老帅哥从监视器里看到杨老师回来了,就在小区门口迎住了杨老师。生拉硬拽地把杨老师请进了门卫室,脏兮兮的紫色木板上炸鸡已经被分解的肢离破碎。几种小菜杂居在了一个白色的一次性塑料餐盒里,两只印着清晰指纹的酒杯伫立着。紫红的筷子上泛着油光的红晕。屋子里散发出来杨老师从未闻过的味道,烟味浓浓的,被子上似乎散发着垃圾箱里的气味。杨老师实在无法忍受老帅哥家里的“美味”,险些把肠胃里的早点从食道里溜达出来。杨老师捂住鼻子离开了老帅哥的“豪宅”。老帅哥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在坚持挽留杨老师喝酒。

7

时光不紧不慢地朝前挪动着脚步,老帅哥依旧过着每天三顿酒的幸福日子。老帅哥多次找到物业总经理要求增加工资,每次总经理都是爽快答应下个月涨。于是老帅哥一家人就在盼望中幸福着。转眼之间几个月过去了,老帅哥的薪水依旧是每月一千二百元。旧的希望破灭了,新的希望产生了,老帅哥一家盼望着下个月。

南宁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癫痫的治疗难度大吗
贵港癫痫病研究所

友情链接:

输心服意网 | 空间装扮不显示 | 空间情侣签名档 | 小男孩模仿杰克逊 | 陶哲轩老婆 | 男人标准腰围 | 云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