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雷人话语 >> 正文

【荷塘】爱在三十里路(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家离学校三十里,学校离家三十里......

——题记

(一)

又是九月一号了,小雨叹了口气。今年的开学与往年相比似乎有些不同,她四岁的儿子要上学了。

带上前两天收拾妥当的东西,与儿子一起去县里最好的也是收费最高的幼儿园——机关幼儿园。

幼儿园里都是送孩子上学的家长和新入园的孩子。她有些欣慰,也有几分难过,儿子都上学了呢,但是从此就不能常陪他着了。将一切安置妥当跟儿子说再见。学校今天也开学,她不能再逗留了,可是她多希望能和其它家长一样多陪一会儿第一天上学的孩子,哪怕是多从玻璃上看一会儿也好。毕竟孩子才刚过了三个生日,毕竟今天是他第一天上学,毕竟从没离过大人的儿子将要第一次独自渡过十个小时。

“孩子,跟妈妈说再见。”

“妈妈,再见!”

孩子声音很低,眼里噙满泪水,他没有象其它小朋友一样大声的哭或是扯住衣服不让走,便这更让她觉得心疼。

“不是说好不哭了吗?”

“我就是管不住泪么?”

小雨站住了,看着满腮泪水的儿子,她迈不动脚步。

“妈妈,我哭我的,你走你的么!”从幼儿园出来,雨正不大不小的下着。“请假在家里呆一天呗,你不还感冒着呢。”“那怎么行呢?今天开学呢!”小雨边说边发动摩托和爱人作了个请回的手势就上路了。

没有带雨具的小雨骑车疾驰,想想儿子,不由得鼻子酸酸的。越走雨越大,她不得不骑得稍慢点儿。眼生疼,睁不住,一脸的水,不知是雨水更多些还是泪水更多些。初秋的雨,已很有了几分凉意,公路两旁的庄稼已显出萧索的色彩。因为雨的淋打,看不出多不丰收的喜气,反因失去昔日的绿色,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荒凉感来。

衣服越来越湿,浑身上下透着凉气,只有口里哈出一点点热的气息。快到学校的一个拐弯处,小雨正思想不集中的想着什么,忽然压到一块砖上,来不及煞车,只来得及叫了一声扭了两三下摔倒了。她爬将起来,费力地把车支起来,浑身又是泥,是雨水。还好,车没事,人也没事,只是左手腕处和左膝盖处疼得厉害。

学校里学生差不多都到了,却没看见老师。糟了!怕不是已经开始开会了呢。安放好车,小雨匆匆跑回办公室,换了衣服,用热水洗了把脸,赶紧往会议室去。

(二)

静静的晚自习,学生们在做作业。

小雨把下午收起来的作业本判完发下去。对马虎的那个特意轻声交待了一番,又在因为父母不和落下一课作业的那个本子里夹了张字条。中午打驾的那个呢?哦,在最后一排角落里老老实实呆着,看样子在写日记呢,时而挠挠脑袋,时而皱皱眉头,看他认真的样子,小雨不禁笑了。这个晚自习,与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听着笔纸相触发出的沙沙声,小雨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她爱学生也爱教书。要知道,做一个初中语文教师是她从小学到初中的梦想呢,谁知竟然这么容易就实现了。也许自己的的梦太小了吧!可是她觉得很满足。每当一上讲台一声“起立!”和响亮的“老师好!”的时候,每当看到那一双明澈的眼睛的时候,每当上完一节课夹着书回宿舍的时候,她就一种很满足很充实的感觉。

校园里很黑,也很安静。小雨从教室里出来,看到这一排只有她的办公室亮着灯。是呵,明天就是星期六了呢。明上午没课的老师就早早回家了。可是她不行,她得等到放假学生们都安全离去,她得等检查完门窗户才能走的。况且,星期六的上午她还有四节课呢。想到很快就可以回家了,小雨有些激动。边走边拔通了电话。“妈妈——”听着儿子奶声奶气的声音,仿佛有什么梗在喉咙里。“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明天,明天,明天妈妈就回去了,想妈妈了?”“嗯。”那边好半天也没有声音,这一夜小雨又失眠了。

等小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的时候,已是十二点半多了。校园里差不多也空了。“吃点饭再回吧。”做饭的老婆婆追出来。“不了,我要回去了。”如果能离开,小雨是一分钟、一秒钟也不想多呆,恨不能即刻就飞回去。

一上公路,她不由加快了车速,耳边呼呼的风声和飞扬的头发让她觉得很舒服,好象从一个大坑里爬上来似的,她急切前进恨不能一步就迈回去。爱人又上班又照顾孩子,儿子还那么小,得帮他穿戴,他吃饭不好,得变着花样给他做,有时还得喂他吃饭,衣服得天天洗,等安顿儿子睡了,才能洗碗收拾家。每次一进门,看到那一桌子的狼籍,就知道父子两个是什么生活,尤其在早上,一个急着要上班,一个刚醒不想吃饭。想想也真是不容易呀!他一个男人家又顾孩子又顾上班。想到这里,小雨开始恨自己:我算个什么妻子?!我算个什么母亲?!家中的事一下也顾不上管!想到这里,不由得又加大了油门......

(三)

每周在家只有一天半的时间,小雨把家里里外外收拾一番。陪儿子玩了一上午,又给他父子两个做了顿丰盛的午饭,买了许多的菜和许多的水果在厨房安置好。还有什么要做呢?她看看屋里,想起什么似的,给鱼缸的鱼儿换了水,浇了一次花,又把洗好的衣服收起放整齐。

晚饭后,儿子嚷着要她讲故事。“儿子,妈妈明天早上就走了啊。你早上醒来若是看不到妈妈了,那就是去学校了,你可不要哭啊。”“为什么又要走?”“去上班呀,就和你们小朋友等你们老师上课一样,那里也有一群小朋友在等妈妈上课呢,妈妈不去他们会着急的。”“那什么时候回来呢?”“两三天吧。你听话”“关灯吧”她觉得儿子很快用被子蒙了头,半天也没有声响。“儿子,儿子!”小雨觉得有些不对,赶紧开灯,掀开被子,他正轻声的啜泣呢。“怎么啦,不想让妈妈走?”“不是,晚上不揪住你的耳朵我睡不着嘛!”她不想在儿子面前流泪,却实在是笑不出来。

“校长不在的时候,你可要偷偷回来看我啊!”“行,行!”“你第一个来接我啊,在别的小朋友妈妈之前,第一个来!”“行,妈妈保证第一个去接你。”儿子终于不哭了,她给他讲了两个故事,又哼了首歌。歌没哼完儿子揪着她耳朵的手渐渐松下来,她把他的手臂轻轻地放回被子里,看着熟睡的儿子,小雨忍不住亲了亲他的额头,又用手摸摸他胖胖的小脸和大大的黑脑袋。

早上六点,小雨就早早起来,其它五点多的时候她就睡不着了,屋子里还很黑,看着还在睡梦中的儿子和爱人,她发了好一阵呆,真不想去学校里了。听得外屋钟表报六点的时候,悄悄起身,做饭,热奶。洗涮之后六点二十,也就应该动身了。爱人这个时候也起来了,儿子还睡着。“我得走了”爱人把包和车钥匙递给她,“路上小心点,上去了打个电话回来。”“嗯,回去吧。我走了啊!”

最发愁的就是这冬天的早上了,好半天才把摩托弄着,眼见着时间不早了,小雨一分钟也不敢耽搁,7点钟就要上课了,一抬头,发现五楼的窗口上是爱人抱着孩子在望着她呢。街上行人很少,只能看到扫大街的清洁工和上学的孩子还有几个早起锻炼身体的人。驶出县城到了通往乡村的公路上就更少见人了。车也很少。尽管走的时候上下都裹了个严严实实。摩托也加了把套,还戴了两双手套,但还是觉得冷,越走越冷。脚生疼,手指尖生疼,耳朵生疼,脚腕处、脖领处、前心后心到处都是灌进来的冷风。

小雨开始唱歌,路上又没有人,伴着摩托的轰鸣声大声的唱着,想起什么来就唱什么。也许这样可以驱却一些寒冷,也许这样可以驱散一些孤独。总之,每当上路的时候,小雨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来。行至一半的时候,雾渐渐地浓了,几米开外的地方就看不清楚,口罩周围全湿了,粘粘的,很难受。眉毛上、眼睫毛上全沾上了白霜,开合眼睛都觉得粘粘的,仿佛若是不眨眼的话,就会把上下睫毛粘在一起了,低头看看,弯曲的膝前和手腕处也有了一层白霜,呵呵,我就象个圣诞老人呢。手脚已麻木了,只觉得疼,两旁树枝上挂满了雾淞,晶莹而朦胧。好美丽呀,不过太阳一出来它们就没有了,小雨想,也许只有像她这样耐得了奇寒的人们才有缘欣赏到这种美,才有缘走近这个冰纯的世界。

终于到了学校,支好摩托,脱掉头盔,手指半弯着,钥匙也拿不稳当。开门,一股寒气逼来,糟了!走的时候又忘记倒掉水了,桶里和洗脸盆里都是整块的冰坨子,小雨使劲搓搓手,跺跺脚,在地下跳了几下。倒掉了这些冰坨子,上课的铃就准时的响起来了。幸好早到的住校生已把教室里的煤炉子生好了,她靠近火炉,边暖手,边带学生早读。八点,清脆的下课铃响起,小雨夹着书先去校长办公室签到,大部分老师这个时候也都陆续到了。走出来才满校园找着夹煤球生火,等屋稍稍暖和一点,她就开始备课判作业,新的一周就这样又开始了。

(四)

上完下午最后一个自习,小雨将摩托车从车棚里推出来,跟头儿说要回去的时候,他老大的不高兴。管他呢,第二早上七点之又上来了,为什么不能回呢。爱人病着,孩子也咳嗽,想想父子两的惨淡生活,她没有理由不回去。

天说黑就黑了。仿佛拉了一下帷幕,就什么也看不清了。乡村公路两旁没有灯,有的是黑黝黝的树影。摩托车的灯总是不怎么亮,勉强看得见路,小雨不敢骑太快。不时有拉煤的大拖车从对面驶过来,雪亮的灯刺目,她只好小心地躲到路边,有时冷不防从背后急驰而过一辆车,呼啸而过。她觉得不怕,这种情形,她已习惯了。

只是这一天,有些难过。这次进城的人员名单中又没有她,仿佛自己是一株被农民落在田里的庄稼,其实我也是饱满的呢,为什么不来收割我的成熟呢?即使进城,我也是会好好的教书,也是会尽全力来做自己该做的事的,若不是为了儿子,哪儿不是一样呢?可为什么这么一个愿望,实现起来就这么的难呢?小雨实在是觉得不甘心。在这个社会中较量的究竟是什么呢?

小雨实在不知该如何整理自己纷乱的思绪。不禁想起了过去了一些事情。想起自己刚毕业那年,带学生第一次考,就取得了全县第二的成绩。那次考核本该得个优的,有人找谈话,让出来吧,有其它老师上职称要用呢,反正你也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她答应了。想起刚结婚那年,她带初二正是第二学期,有了身孕,想到马上学生就初三了,自己还年轻,和爱人商量打掉了孩子,可是那年因为她请了两星期的假,学校差点考核她下岗,初三也没能让她带,只是她的学生在那一年还是常常的找她问问题,或是谈心。她想起生了儿子假期未满就带着孩子和婆婆回了学校,一次早上因为在门口检查学生背课文,把刚醒的孩子从床上掉到了地下。她想起那年选优秀班主任,先是按成绩,能轮到她。后民意选,她又在里面。再选一次,她还是排在第一。最后说是为了公平起见要加上校长和副校长重新最后选一次。她终于被挤了下来。她想起,她从初一到初三两个班语文兼一个班的班主任,每周二十七八节课,星期一最早到校,星期六最迟离校,每天从早上不到七点一直到晚上九点,真正是苦干实干的情形,她想起……

忽然觉得很累很累,不知是身体上的累更多一些,还是心理上的更多些?也许自己傻吧,也许自己有问题吧,也许自己太不懂得为自己争取点什么吧,小雨忽然觉得自己很讨厌,把自己弄得这么身心疲惫却两手空空。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到车不对,撞到什么上了,是沙,她不由得叫了一声,没慌,使劲把好把,稳住车身,还好没有摔倒,还没定下神来,又是一堆沙,好在车也慢了下来,拐了两拐没有摔倒,这才想起,这一段修路,路边堆了沙,她是知道的,只顾乱想就忘了,差点摔倒。小雨觉得有些庆幸,但也有些害怕了。天完全黑了下来,天是那么的近,那么的低,仿佛越来越低了,地也是黑的,小雨觉得自己仿佛被夹在一个大信封里,有一种窒息的难受。好像天黑的不会再明了,路也漫长的没有尽头了。

远远地,她看到县城里的灯光,恍惚间她像是从梦幻中清醒过来了,使劲拧了一把油门,向家的方向加快了速度......

(五)

从容走过平淡,笑看人生起落,人总要有一段艰难的时候,走过它,它会成为你的财富,走不过,它会成为你的屈辱。也许我不能改命运,但我可以改变一天的心情。

——摘自小雨的日记

小雨又接了一届初一,还是两个班语文兼一个班的班主任。还是周一最早的课和周六最晚的课,还是一周满当当的课。每当听到那一声“老师好。”每当看到那一双双明澈的眼睛,她觉得自己无法拒绝。

小雨爱上了写作,每个晚上她都会铺纸引笔,用文字来编织自己的梦,用文字来诠释自己对人生的感悟。她越来越喜欢这种释放自我的方式了,而且她的不少文章居然被一些报纸和杂志采用了呢。

小雨爱上了电脑,她学习课件网页制作,学习FLSH、PS,学习网络安全甚至黑客技术。在学校里她常常得意地觉得自己是个电脑高手呢。

小雨爱上了体育锻炼,打羽毛球,打乒乓球。每天清晨她都会早早起床,与学生一起在操场上慢跑步,一圈一圈,她觉得这就是自己的人生,仿佛里面空空如也,外面也空空如也,可是这一圈一圈的上面都是她密密的,踏踏实实的脚印。新在太阳升起来了,小雨从操场转到教室,安顿早到的学生开始早读,然后洗涮、吃饭,上课,开始一天的生活。

还有,每天晚上八点,小雨会准时和儿子进行十分钟左右的电话交流,末了儿子总还是会说校长不在的时候,记得回来看我,记得第一个来接我哦。只是不再说,妈妈我不揪你的耳朵我睡不着。

......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郑州有没有癫痫病专业医院
什么状况定位癫痫发作

友情链接:

输心服意网 | 空间装扮不显示 | 空间情侣签名档 | 小男孩模仿杰克逊 | 陶哲轩老婆 | 男人标准腰围 | 云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