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雷人话语 >> 正文

【江南小说】梦霞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星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放工的时候,下班的职工在整个工业区绝对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那些气质出众、文质彬彬的技术部的工程师、技术员,年轻漂亮、活泼可爱的元件焊接女工、热情开朗、阳光帅气的灯具装配工真可谓是俊男成群、靓女如云,他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又说又笑地步出公司大门,或驾车、或步行回归各自的住所。他们将怎样度过这一个个夜晚呢?

公司不大,没有为员工提供相应的宿舍,只是给她(他)们一定的住宿补贴,而员工们大都来自其他省市,所以很多人都在公司附近租房居住。这儿离市区不算太远,但也还有一段距离,再说郊区在夜间根本没有公交车,所以普通工人一般很少有丰富而浪漫的夜生活。吃了简单的晚餐以后:房内有电视机的就窝在家里看电视;几个人合租一房的不是聊天就是打牌;高兴了一起出去逛逛夜市,吃一顿宵夜;更多的人则是到网吧上网(当然也有躺在床上用手机上网的)。而艾梦霞则是一个另类,她就喜欢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听着音乐,看看书。

艾梦霞--这个安徽姑娘只是元件焊接姑娘中最普通的一个,高高的个头,长得眉清目秀,特别是那对会说话的眼睛,总是在两抹蛾眉下流萤生辉,一对浅浅的酒窝洋溢着青春活力。她绝不像姐妹们那样追逐时尚,常年穿的是浅蓝色的牛仔裤,朴素的工作服,洁净的运动鞋,显得是那么稳重而阳光,只有那一成不变的瀑布似的长发在她身后翩翩起舞时才会给人以无限的遐想。上班时她就在自己的工位上低头工作,从不与他人闲谈,那么专心,那么投入;下班之后和她经常在一起的就只有小杨。她俩同进同出,婉如双胞胎姐妹,不过穿着打扮的风格却截然相反,小杨喜欢追赶潮流,虽然因经济原因她不可能选购正宗的名牌,但即使是冒牌货,穿在她的身上也是那么得体漂亮。

和大多数员工一样,她们的早餐一般都在集市的摊点解决;煎饼、包子、茶叶蛋等等加上一杯牛奶或豆浆;中餐就会稍微好一点,两个人一起到小饭馆或面食店化十几元钱点一二个菜或来一碗牛肉拉面什么的;晚上梦霞就喜欢自己做顿美餐啦。

小杨的父母也在宁波打工,父亲为一家食品批发行跑运输,母亲经营着一个小小的食品店,收入还算可以。除了妹妹还在老家上大学,小杨他们一家真可以算是新宁波人了。那么艾梦霞呢?二十四岁的她已经在外打了八年的工,小小年纪为什么只身离开父母,离乡背井到人生地不熟的宁波来呢?

梦霞的身世除了小杨略知一二之外,其它的姐妹们都像是雾里看花。大家明白,你就是问她,她也讳莫如深,既然人家不愿意说,何必强人所难呢?再说在一起工作就是缘分,也许有那么一天,这缘分尽了,也就各奔东西,只要在一起的时候和谐愉快就好,没必要一定要追根究底知道他人的来龙去脉。

梦霞呢,她确实有自己的苦楚,说出来谁也帮不了她。

她的老家在安徽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家里还有一个比她小三岁的弟弟,生活虽然艰苦,但一家人和和睦睦过着自给自足的农家日子,还算不错。谁料祸从天降,就在她上初中的第一年,母亲突然暴病身亡,她父亲既当爹又做娘苦苦支撑了两年多,最后还是和外村的一个寡妇结了婚。新妈妈来的时候,同时还带来了一位大她几岁的哥哥,一个屋檐下突然多了两个陌生人,让她感到十分拘束。初中毕业以后她决定不再继续上学了,就打算到外面打工赚钱,可以让弟弟继续上学。父亲对她的决定也不置可否,于是一个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就这样走上了艰难的打工之路。

第一年春节,她带着辛辛苦苦挣下的一点点工钱回家过年,本想和父亲、弟弟共度一个愉快的春节,没想到却在那时发生了一件令她根本无法接受的荒唐事,为此她连夜乘车南下回到她在宁波打工的工厂,并且下定决心再也不回这个家!这一晃就是七八年,她只是寄钱给正在上学的弟弟,无论父亲如何来信催促,她硬是没回过一次家。同事和姐妹们都以为是她和后妈不和,所以不想回家,谁也不知道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打工之路本来就是那么艰辛,更何况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姑娘。起初,正规的工厂都不招收尚未成年的她,没办法她只得到一家家庭工厂里去修剪橡胶飞边,工资不高,省吃俭用勉强能积点钱;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身材也不断增高,毛头姑娘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女,老板就让她操作橡胶压机......三年以后,她应聘进了星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学习焊接技术。

凭着她的勤奋和聪慧,很快就成了焊接车间的首席员工,公司老总不但给她提级加薪,而且选送她去厂方学习光谱分析仪等检测仪器的操作应用。

同去的还有一位技术员,那男孩高大英俊,而且是宁波当地人,据说家境殷实。美女俊男双双外出学习,是不是老总的刻意安排呢?会不会有什么故事发生呢?

事情正像人们所预料的一样,那位同去学习的技术员其实就是老总的侄儿程晓峰。(为了工作方便,他们没有让员工知道这一层关系)老总看重梦霞的勤奋好学和踏实的工作作风,而程晓峰更喜欢的是她的美貌和单纯。在学习期间,晓峰不断地向梦霞发起感情攻势,无论学习上还是生活上他想给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帮助,可她却总是远而避之、置若罔闻、毫无反应。这就令晓峰百思不得其解。一连发给她的好几个短信都如石沉大海有去无回,有几次想约她出去单独谈谈,又怕万一碰钉子,反而下不了台。学习期满回到公司,程晓峰在感情上还是一无所获。没有办法,晓峰只得求助于他的舅公——那个在公司行政部主管人事的退休老人,让他探探梦霞的口气。

老人姓蔡,年近七十,早已退休,性格开朗,身体健康。儿孙均已长大成人,自己既不喜欢打牌、打麻将,又无其他兴趣爱好,呆在家里也感到十分无聊。所以出来帮助外甥管管公司事务,一则可以发挥余热,二则据他自己说常和年轻人在一起也可使心态变得年轻。

受(外甥孙)晓峰之托,一天中饭后的休息时间,老蔡将梦霞叫到了办公室。因为他和职工的关系都十分融洽,常常和他(她)们开开玩笑、聊聊天,有时还会为他们向公司领导争取一些福利、奖金什么的,大家在尊重他的同时又很愿意和他谈心,所以梦霞走进办公室一点也没有拘束感。

老蔡首先关切地问起梦霞在外出学习时的生活习惯不习惯,然后又仔细地倾听了她的学习心得体会。他告诉梦霞等公司订购的仪器一到,就将把她调动到品管部工作,要她做好思想准备,同时要求她好好复习在那边学到的基本知识,虚心向品管部的老员工学习,努力工作,不要辜负公司领导对她的厚望。由于老蔡是人事主管,对梦霞的家庭情况有一定的了解,所以他没有问起她父母的事,而是关心地问她弟弟目前的学习情况,梦霞高兴地告诉他弟弟正在大学求读,为了减轻她的负担自己还在课余外出做家教赚点钱,很辛苦也很用功。

老蔡不失时机地夸奖了几句她和她的弟弟,话锋一转就问起了梦霞的个人问题。梦霞低着头告诉他自己还没有来得及考虑。老蔡笑着说:“什么叫没有来得及?你都二十四岁了吧,在你们那儿别人早已结婚了。看看你的工友姐妹们,比你小的都有了孩子。”“我和她们不一样,我还得照顾我弟弟。”“说的不错,照顾弟弟是应该的,如果有一个男朋友和你一起,不是更好吗......这样,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不,不,不要!”她连声拒绝。“为什么?你不信任我?”“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想找一个当地人。”“那又是为什么?!”

说实在话一个二十四岁的姑娘不渴望爱情那是不现实的,更何况无依无靠孤身在外打拼了那么多年。太多的苦难总希望有一个人能够分担,少有的快乐也想有一个人共同分享,孤独时谁给她安慰,劳累时哪儿有依靠......可是她为什么不想在宁波当地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呢?她当然有她的道理。

宁波是一个十分开放的城市,这儿的青年男女虽然恋爱结婚都比较晚,但是与她般配的男孩子大都也已过了恋爱的黄金期,他们就是现在所说的“剩男”(宁波老太太叫他们为:择落大姑娘,错落小倌人。}他们不是经济条件不好就是身体有缺陷,要不就是有什么污点,不然一个好好的当地男子汉怎么会去找一个外来妹呢?!说白了,作为一个外来的务工姑娘,她自己心里就有那么一点点自卑感。

当然,她也明白,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来宁波打工的外来人口越来越多,对宁波的贡献也越来越大。宁波人对他们的看法有了根本的改变,有些当地的小伙子也有可能看上外地来的姑娘。可是她是绝对不可能在被看中的行列之中的。她学历太低,工资不高,弟弟大学还未毕业,而且有可能还要继续深造,这是很沉重的经济负担。谁会这么傻,平白无故地往肩上压一副这么重的担子呢?如果有人看上自己,唯一吸引他的只可能是自己不错的外表。然而她更清楚,被外表所吸引的爱情归根到底是不会长久的,与其最后被人抛弃不如把这份爱情拒于千里之外!

如果真有那么一个傻子真心实意地爱上了自己,她也不想接受这份爱情。毕竟她的根在安徽,那儿有她母亲的亡魂,有她年老的父亲和最亲的弟弟。如果在这儿安家,自己的生活习惯恐怕很难融入当地的家庭,恐怕很难处理好与当地长辈的关系......总之有太多的恐怕是自己不敢面对的。

她在等待,她在期盼,她也在寻觅!她真的太需要同病相怜的另一半啦!

很快,公司订购的检测仪器由供货厂方送了过来,随机同来的还有辅导梦霞他们学习的技术师傅。梦霞理所当然地一起参加了仪器的安装和调试,然后就名正言顺地被正式调入品管部工作。

工作岗位调动了,上岗证也由原来的横式蓝色换成了竖式红色;工作服当然由原来的劳动布茄克衫换成了宝蓝色的西服套装。工作不再是一天到晚坚守在流水线上用电烙铁焊接LED和电子元件,而是面对着仪器检测供货商送来的LED和电子原件的性能以及运用电脑编制报表。一切都得从头学起,巨大的工作压力和诱人的新鲜感使她显得十分亢奋。她如饥如渴地向其它品管员求教,见缝插针地学习电脑操作,废寝忘食地工作着。这一阶段工作和学习几乎成了她生活的全部。然而她却忽略了如今她所接触的人群也在发生着变化:程晓峰--那个和她一起外出学习的技术员是品管部的常客,她又不是木头人,当然能感觉到来自他那儿的某种信息,但是她只能默默地感谢他,因为,她有自知之明!另一个品管部的常客则是供应科的经理,他采购进来的所有LED和电子元件必须经过品管部的检验认可才可以送库房入库。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个本来不起眼的焊接女工艾梦霞竟然成了他的顶头上司(也许有点不确切,但事实就是如此)。

这儿,有必要说一说这位手眼通天的供应部经理了。

当初老蔡去人才市场招聘时,原先的供应部经理还没有辞职,公司招的只是供应部经理助理。在众多的应聘者中张新华被老蔡挑中了。理由当然很充分:资料显示他当时二十七岁,虽然原籍安徽,在宁波已有五年采购工作的经历,还有驾照(C),听他自己介绍在原工厂辞工的原因是回家照顾患病的母亲。如今母亲不幸去世,就剩下他孤身一人,所以又出来到宁波打工。在简单的交谈中,老蔡感到此人忠厚老实,但又有一定的经济头脑,而且对LED以及相关的电子元件有一定的了解,对采购供应这一项工作也有比较到位的认识。

到岗以后,小张的工作和为人都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认可,他不但能承受原采购部经理时不时的无端指责,而且在供应商面前也能做到不卑不亢,无论如何难以完成的采购或外协任务,他总能千方百计地设法如期完成。所以当那位经理辞职以后,他就被提拔为采购部的经理。

现在的张经理已年近三十,比起刚到公司时老练多了。在公司里可谓威风八面,四处逢源。再说他那引以为傲的身材,即使是公司提供的西服套装穿在他身上也显能得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由于在业务方面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主要骨干了,再加上外出采购和加工的需要,公司那辆小车简直就是他个人的专用代步工具,每当他笑容满面地拉开车门下车的时候,总会引来不少员工羡慕的目光。

艾梦霞在车间上班的时候,除了同一个车间的工友基本上不与任何人接触,如今坐在品管部这个位置上,她就不得不与这些中层人员有了联系。特别是供应部张经理,工作上接触多了,自然而然两人就越来越熟悉了,对于对方的情况在不经意间慢慢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由于了解而产生了好感......

因为是同乡,小张和梦霞不但在言语交流时没有任何隔阂,而且心里都有那么一种亲切感。关于电子元件的各项性能,小张说起来头头是道,给梦霞的检测带来了不少便利;对于电脑的操作小张更是轻车熟路,他不但耐心地向梦霞传授自己掌握的所有技能,而且帮她注册了一个QQ账号。有了这个快捷通道,小张和梦霞的关系就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快速变化,他们在网上互吐心声,倾诉那些不想对他人说起的心事。

患有癫痫症是否遗传
癫痫的急救方法有什么
癫痫发病都有哪些原因

友情链接:

输心服意网 | 空间装扮不显示 | 空间情侣签名档 | 小男孩模仿杰克逊 | 陶哲轩老婆 | 男人标准腰围 | 云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