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强奸妈妈 >> 正文

【荷塘】高墙内的故事〔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扬珂她大学毕业后正好赶上招考公务员,她如愿以偿以高分考进了省司法厅。她本应是留在厅机关工作的,可她执意要求到她母亲工作的单位,省女子监狱来当狱警,她妈是省女监的监狱长叫李素芬,虽然母亲极力反对她在自己手下工作,但扬珂却一意孤行,母亲毕竟拗不过女儿。

扬珂在7岁时父亲因公殉职,母亲从此也没再婚,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将扬珂抚养成人。扬珂她一米七零的个子,有着娇美的身材,一头秀发簇拥着清秀的脸庞,有双会说话的眼睛,嘴角总是挂着丝丝甜美的笑容,可她做起事来却有板有眼从不挺泥带水,她具有很强的亲和力。她从小对就对母亲就很敬重,她对“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理解得也很透,长年以来她深知母亲的清苦,知道母亲总是夜以继日的用工作和抚养女儿,来消磨她那美好的年华。现在母亲已步入中老年,日渐青丝添白发,而自己长大成人了,能守候在她身边这是对母亲最好的回报,这不但能带给母亲来安慰、快乐,也是她作为女儿孝顺的最大心愿。

扬珂在省女监一监区工作一年有余了,熟悉了监管环境和监管工作程序,加上时常有母亲严厉而又温馨的指导,现在多少也能能独当一面的工作了。狱警的工作就是要管理好服刑人员,让她们真正认罪服法,真心诚意地改过自新重塑人生。

监管工作看似简单实则不然,监狱里历来是奖惩严明,恩威并举。可有的犯人始终是唯唯诺诺,不吵不闹,从不犯规,宁愿死心塌地地生活在内心世界的阴影里,任你苦口婆心都是枉然,面对如此“炆不烂,煮不熟”的犯人,是最让狱警们伤透脑筋的。但如果工作要是真正做到了位,这也许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惊喜,不仅能挖出犯人的余罪或同伙,也能卸掉犯人不必背负的沉重的思想包袱。监管前辈有句口头禅:不怕犯人哭,不怕犯人闹,就怕犯人不说心里话。

在扬珂管理的10号监房里,有个服刑人员叫王秀英,今年30岁,外表单瘦一副清秀文静老实的模样,她因诈骗罪而被判刑三年,她服刑一年多来表现一直都很好。只是半月前她得知家中遭了灾,房屋和丈夫被泥石流所掩埋,丈夫由此而丧了命,婆婆和她7岁的儿子刚好在外才幸免于难,这个晴天霹雳无情地摧垮了她。她从此整天以泪洗面饮食难进口,扬珂她们也没少劝说,可她总是不爱与人交谈,将自己深深反锁在内心世界。病恹恹的她每天还是坚持去制衣间劳动,这天扬珂实在看不下去了,担心她随时会晕倒在工作台上,才强制性地带她回监房去休息。

在回监房的路上扬珂问道:“王秀英你今天为什么又没吃早饭?”

“报告扬警官我吃了一点点,就是心堵得慌吃不下。”

“王秀英你家发生了这个灾难,我们是深表同情也为你感到难过的,但凡事你都要想开点,不要总是放在心上来折磨自己,你看你都瘦成个什么样子了。”

“报告扬警官,感谢警官们的关心,我…我没事。”

“王秀英啊,你要知道,你再怎样的难过你丈夫也是不能复活的,你儿子你婆婆都由当地政府安排好了,房子当地政府也会与你家重建,你到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你在监狱表现一直都很好,你的刑期只剩下一年多点,你要争取健健康康的早日出狱,与家人团聚才是,这才是你应该多想的啊!”

“是、是,我一定争取早日出狱,感谢政府,感谢扬警官!”王秀英没声没气地答道。

“好啦,进去吧,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了。”扬珂打开监房。

“谢谢扬警官,我一定好好休息。”

王秀英躺在床上就止不住泪水直流,她不停地狠狠地揪扯着自己的头发,她不但疚心疾首地痛恨自己,更痛恨的是她的私企老板和一萍水相逢的女人……

仲夏,夜幕下湘江风光带。树林中、花丛中彩灯斑驳陆离,凉风习习树影婆娑,江水像天际撒落的无数宝石,在闪烁着细碎而耀眼的光芒,如此美好的夜色叫人流连忘返。这时有喝茶聊天的,有对对情侣倚靠在栏杆上窃窃私语的,也有三三两两漫步而行的,这里既有翩翩起舞的优雅韵律,也有京胡伴奏的高腔……

王秀英独自一人伏在江边的栏杆上,神色忧郁地一动不动,在默默地凝视着江水,看着它安详地在静静流淌。

这时一个40多岁身材精瘦的女人,悠闲地嗑着瓜子从栏杆边走了过来,她在走到王秀英侧面仔细看了看,接着就轻轻地拍了她一下肩头道:“哎,这不是……嗯……叫什么来着,唉哟,你看我这记性。”

王秀英惊诧地回头一看,立刻惊讶地喊道:“邓姨?是您呀!您今晚怎么也到这里来啦?”

“我怎么就不能来,只许你们年轻的来钓金龟婿?嫌我这老太婆在这碍事?”

“哪里、哪里?邓姨你就别笑我了,我现在是连饭都没有吃的人,那有心思钓什么金龟、银龟的。”

“怎么啦?怎么混成了这个样子?快说来姐听听。”邓莉玲将手上瓜子随便一丢,拍了拍手拿出香烟来抽着。

“邓姨我们的厂子倒闭了,老板也跑啦,还欠下我们姐妹们几个月工资呢,我们不知该去找谁要,这可是我们半年来的血汗钱啊!”王秀英哽咽着。

“哎,这就是典型的为富不仁,这就是有钱人的德性,没心没肺的。找谁?你上哪去找他?你能找得到吗?你就自认倒霉吧。”

“自认倒霉?我现在想回家也回不去呀!身无分文的我真是走途无路了,跟您讲实话我今晚就是来这跳河的,准备一了百了。”

“别、别、别,你千万别做那蠢事,老话说得好:东方不亮西方亮,好死还不如赖活啊!这个事你得听姐的。”

“赖活?赖活可也得有钱吃饭呀!邓姨我不怕您笑话,我今天还水米没沾牙,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哎,你哭什么,天无绝人之路,走,姐先带你去吃饭,然后上姐我那里去,包你衣食无忧还有的是钱赚。”

“真的啊!邓姨?您那是干什么呀,我会不会做?”

“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听姐一句话,你这是吉人天象,今天是遇着我这贵人来给你指点引路,说不定你从此就走上了发财路啰。”

“邓姨您真是我的及时雨、救命恩人啊!”

“什么恩人不恩人的,去年我醉倒在街上,不是你冒雨将我送回家,我现在还不知病得怎么样了呢?这是我们的缘分,现在你落难了,我能不帮你吗?”

“嗯,是缘分、缘分,邓姨我秀英不求发什么财,只要每月能按时拿到工钱,我就烧高香了。”

“没出息!不想发财?你出来打工做什么,别说了,先去吃了饭再说。”接着邓莉玲拽着王秀英走了。

第二天上午,王秀英背着行囊来到了城乡结合部的樟木村,这里是拆迁之地,四周已被建设工地围绕着,只有此处还残留着十几间破烂未拆迁的房屋。王秀英来到后,这时她才知道邓莉玲的所谓工作,她们的工作是由三个人组成。为首的是个50来岁的矮个子男人叫吴得水,号称道长、大法师,蓄着齐肩长发脑后扎着了个尾巴,长胡须、头戴黑呢毡帽配戴墨镜,讲话总爱带着一种莫测高深的神秘感。另一个是叫黑皮的大个男人,是自带小车专门负责接送吴得水的,邓莉玲则负责在外物色老年人,再通过吴得水来给其看病、看象、测算凶吉来骗取钱财。

王秀英的到来,就是配合、协助邓莉玲物色更多的老年女人。当王秀英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心中顿生退意,邓莉玲则竭力挽留,巧舌如簧的道长哪会轻易将其放过,在他一再强调他们绝不会做违法的事,也保证今后王秀英可来去自由,决不勉为其难。王秀英这才勉强答应留下试试看,她知道自己实在没地方去了,暂时在落落脚也好,贸然离开这里自己恐怕真要流落街头了。

刚开始几天,王秀英在家负责做做饭,搞搞屋内的杂务,后来王秀英被邓莉玲叫去做配合、望风什么的。天天耳濡目染的她在金钱的诱惑下,慢慢由忐忑不安到心安理得,渐渐地她来了个人性的大蜕变,堂而皇之地从后台步入了前台。不是东窗事发得及时,她将坠入那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她清楚的记得最后一次事的发生……

城内一个高档小区,一位富态模样的老太太从小区内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此时的王秀英经过精心乔装,她挎着个包,手提一个红塑料袋,她面容约显憔悴且神情慌乱,从对面马路跑过来拦住老太太问道:“阿姨、阿姨请问您知不知道这附近有一个专为人袪病消灾的大法师吗?”

老太太用茫然和疑惑的眼神看了看她,然后摇摇头想走开。

王秀英侧身又挡在她的前面道:“阿姨您要是知道,就当做好事告诉我吧,我的丈夫中了邪,眼看着就要死啦,我给您老人家下跪了。”说完王秀英哽咽着就要下跪。

老太太连忙一把抓住道:“你这是干什么呀!我是真不知道什么法师、道士,你丈夫有病那快到医院去看呀!”

王秀英顺势握住老太太的手哀泣地说:“医院我们早就去过了,钱花了不少,可什么病也检查不出来,谁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怪病。”

“唉,没错,现在啊尽出些怪病怪灾的,妹子你先别急,只要有心总能打听得到的。”老太太轻轻拍了拍王秀英的手背宽慰着她。

“有人说这法师专治疑难杂症,我在这找了几天也没找到,您看我年纪轻轻真死了老公,这上有老下有小的叫我怎么活啊,我还真不如在这被汽车撞死算了。”说着转身就要朝马路上冲去。

老太太一把拖住她焦急地说:“妹子、妹子你千万别做蠢事啊!你别太性急,慢慢找一定能找到的。”

“这叫我上哪去找啊?这地方我人生地不熟啊!”

“唉,可怜的人哦,这样吧,反正我没事就陪你一起去打听打听吧。”

“谢谢您!太谢谢您了,您就是活菩萨啊,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王秀英破涕为笑紧紧握着老太太的手说着。

王秀英搀扶着老太太边走、边交谈、边打听,不一会便来到一家宾馆地下停车场的出口处。

邓莉玲站在出口处仿佛在等什么人。

王秀英搀着老太太来到她身边,王秀英上前悄悄地使了个眼色问道:“阿姨,请问这附近有个消灾治病的大法师吗?”

邓莉玲上下仔细打量了她们一下道:“莫非你们俩也是来求他老人家看病消灾的?”

王秀英兴奋地说:“正是,正是。”

邓莉玲冷冷地侧目而视道:“他呀,忙得很,我找了他好几天刚跟他联糸上,可他马上又要到省里一个老干部家去治病,他长期住在这豪华宾馆,叫我在这出口处等他,我叩头作揖的讲好话,也只给我安排了十分钟的时间,我看你俩今天怕是白来了。”

“阿姨您行行好就让我几分钟吧,我求您了,求您做个好事吧!”

老太太在旁帮着说:“是啊,她丈夫都快要死了,大妹子我们都是女人,她年纪轻轻的就没了丈夫,她以后怎么过日子啊,你就做做好事吧。”

邓莉玲惊讶道:“什么?你丈夫快死啦!”

王秀英哭丧着脸道:“是啊、是啊,您就帮帮我这苦命人吧!”

邓莉玲:“唉,我们都是这苦命的人啊!那好,我就让你五分钟吧。”

王秀英:“谢谢,谢谢阿姨,今天可真遇到好人了,我丈夫这回真是有救了啊!”

老太太也欣慰的说着:“是啊,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哇,你今后要好好谢谢这位阿姨。”

“那是的,我还要好好谢谢阿姨您呢,没有您我也找不到这地方。”王秀英极尽谦卑、恭敬地说着。

邓莉玲:“唉,你们是不知道哩,我也是急得要死,我女儿在国外犯了血光之灾,外国医院没见过这种事,没办法医治,别人介绍我来求法师给消退破解一下,才能保我女儿平安无事。”

老太太诧愕地问道:“大姐,这位法师还能保佑你在国外的亲人?”

邓莉玲:“能,这还有假?不然要见他怎么会这样难,不过这还得看你跟他有没有法缘,法缘好他不但能保你家老少平安,还能保你长命百岁,省里的老干部凭什么都长寿?那都是这法师作的法。”

老太太:“真有这样的事啊?”

邓莉玲:“当然哪,您要是不信就别乱说啊,小心祸从口出。”

老太太:“不是、不是,我……”

王秀英在一旁插话道:“两位阿姨我要去方便一下,请两位帮我照看下这袋子。”

邓莉玲:“那你带着去不好吗?”

王秀英:“阿姨我里面装了五万块钱是请法师施法的,是我老公的救命钱,这怎能带到那不干净的地方去啊!”

邓莉玲:“说的也是,看来你还真是个有法缘的人啊。”

王秀英:“我就怕污损了法眼,帮帮忙,我去去就来。”

邓莉玲:“那你就不怕我俩被拐走啊!”

王秀英:“两位阿姨,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我放心,我走啦。”

王秀英来到公厕边急忙掏出手机,她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后,匆忙拨了号:“喂,是吴道吗……嗯是这样的,她今年65岁,去年她老伴十月初十上午6点因肝癌去世……”

王秀英匆匆赶来:“两位阿姨谢谢你们了。”

邓莉玲指了指地上的袋子道:“你检查袋子里钱看少没少。”

“这不用看,我对两位阿姨放心。”

老太太:“妹子你还是查看一下,毕竟钱数不少,再说当面没事非啊。”

“好好好,我听两位阿姨的。”王秀英装模作样在查看塑料袋子。

羊癫疯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好呢
治癫痫较好的方法有哪些呢

友情链接:

输心服意网 | 空间装扮不显示 | 空间情侣签名档 | 小男孩模仿杰克逊 | 陶哲轩老婆 | 男人标准腰围 | 云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