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远大石化 >> 正文

【江南小说】微疼青春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一年,初夏,安笙十五岁,坐在山头上,穿着洁白的衬衫,细碎的短发齐耳,些许碎发遮挡住额头,阳光直射下来,将这个少年的轮廓投射的更加分明,风肆意的吹着他的头发。

安笙说,你们知道吗?我未来的梦想是当个人民教师。

坐在他身旁比他小两岁的童然,扎着两个马尾辫,打着漂亮的蝴蝶结,肥嘟嘟的小脸,在阳光的照射下,像极了红苹果。

她看着安笙好看的侧脸,说,安笙哥,我相信你的梦想会实现的,呵呵。

许铨和安笙同龄,黝黑的肤色,板寸头,有着比同龄人的老成,一本正经的说,我的梦想就厉害了,就是靠自己闯荡出一番事业,哈哈,我爸的工厂我是死都不会去接手的。

(1)

南方的小镇,有着安静的宁和,四季更迭,有着不同的美丽风景,这座小镇不大,却是鱼米之乡,流水小桥,有着古韵的悠长历史之特色,通常每年旅游的旺季,这里的游客也络绎不绝。

在这里的祖祖辈辈的人,都极其热爱这片热土,每到特殊的节日,全镇的男女老少都会欢腾喜庆。

自从有了记忆,安笙就和童然嬉闹在一起玩耍,安笙总是会带着童然到处去玩,每次都是在夜幕快要降临下,两个孩子才会带着一天的疲惫回到到自己的家中。

逐渐他们的记忆中出现的玩伴越来越多,天真无邪般的欢声笑语总会飘荡在小镇的上空,久久未息。

后来小镇上又多了一个从此入住这个小镇的孩子,叫许铨。他的母亲和父亲因长期争吵,婚姻不和而离婚,他被判给了母亲。于是母亲带他来到外婆家长久的住了下来。

许铨是个生性虎头虎脑,调皮捣蛋的孩子,刚到小镇的第一天,就把与他同龄的那个叫杨菁菁的小女孩的脑袋砸破了,流了很多血,后来许铨的妈妈带着钱领着他去给对方的父母赔礼道歉。

此后,那些孩子们被家长警告,许铨是个坏小孩,要离他远远的,要不然脑袋上迟早也要被砸出个大窟窿,后来那些小孩被吓得谁都不愿意跟他玩。

后来,许铨哭闹着要回到爸爸的身边,结果被他的妈妈硬是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后来再也没提。

安笙和童然每次看到他也总要躲得远远的。

就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发生了改变,安笙因为成绩优秀而遭到其他同学的妒忌,突如其来的是在一个放学的午后,被几个同学围攻殴打,结果恰巧经过那儿的许铨看到了,立即扔下书包,冲了进去。

后来,安笙和许铨相互搀扶着回来,脸上被打的像猪头,一路上还互相取笑对方,就在那一次,他们成为了铁哥们。

时间在这些孩子们的个子上越发的清晰可见,尤其是安笙像吃了“助长剂”一样,个子一年看着比一年高,升上初一的时候,比小镇上同龄的孩子都要高一个头,童然看着安笙上初一了,心里也很是急切。

而许铨除了身形越发的肥壮以外,个子跟其他同龄人差不多,于是,后来,安笙给他取了个外号叫“肥猫”,许铨却也高兴的接受了,转而也给安笙取了一个外号“竹竿”。跟在他们身后的童然幸灾乐祸的喊着他们的外号,甚是不亦乐乎。

安笙和许铨在升入初三的时候,童然也踏入了初一,安笙的学习成绩自是优秀的,加上自己的全身心努力,相信自己定会考入理想的重点高中。可是许铨自小脑袋笨,学习成绩一直不好,又生性贪玩,所以对于考上重点高中,心里就没有抱任何的希望。

好在许铨有个很有钱的老爸,是个典型的暴发户,有着自己的工厂,这是安笙和童然所羡慕的,徐金泉对他俩说,你们要好好学习啊,我要考不上有我老爸呢,怎么也得给弄进去,哈哈哈哈。每次安笙和童然都气的咬牙切齿,追着他一阵暴打。

中考的那一天,还是在紧张的期待中降临了,童然特地跟在后面去给安笙和许铨加油。

之后,暑假里等待放榜的日子里,许铨带着安笙和童然一起到他原来生活的城市里,游玩了一阵子,许铨像个小老板一样领着他们在他老爸的工厂里转了一圈,又带着他们把整个城市几乎逛了一遍,安笙和童然玩的咧着嘴笑,许铨则得瑟的说,怎么样,两位,我够义气吧,以后跟着我混吧,哈哈。安笙和童然却也配合着应和,是,老大,记得多关照关照我们。

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在许铨老爸家呆了那么长时间后,童然的母亲催促着童然赶快回去,三个人最后只好收拾好一切,又返回了小镇。

转眼放榜的日子到了,安笙如愿的考入了自己理想的重点高中,而许铨分数极低,却丝毫不担心,因为有他老爸在,他一切都不用担心。

(2)

九月的天气,在南方还是有点炎热,安笙一大早就迫不及待的骑着自行车去找许铨,想要问他,在哪所高中读了。

许铨却不在,他的母亲眼眶似乎有点红,擦拭了一下眼睛,说,他们家儿子被他爸爸前几天带走了,可能他爸爸把他安排在那边上学了。

安笙想,这样也好,最起码他还在上学,可是以后不知还能不能见到。

最后,安笙还是自己一个人骑上车往县里的重点高中去了,今天新生报到,学校里全是陌生的新面孔,虽然安笙来的很早,可是还是有这么多新生比他来的更早。

安笙找到自己被分配的班级,走了进去,却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好像是自己的童年玩伴,没记错的话叫杨菁菁,小时候安笙也和她一起玩过,可是后来听说他父母把她带到另一座城市里去生活了,如今怎么回来了,安笙在心里想着。

你是安笙?,我是杨菁菁啊,杨菁菁似乎也认出了安笙。

哦,原来真的是你,你怎么回来读书了。安笙问道。

因为爷爷奶奶的年龄大了,需要人照顾,所以我爸爸妈妈就回来了,我也跟着回来了。

后来安笙和杨菁菁也恰巧被分到坐在一起,两人在学习上也互相帮助,相处的也最好。

然而童然却是此刻最急切的那个人。

童然的成绩在学校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优秀,深得老师的厚爱,学校也将要保送她到县重点高中,就是安笙所在的高中。

童然看着安笙上了高中自己却还有两年的时间要等待,心里恨不能两年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这样自己就可以在学校里经常看见安笙了,想到这,童然心里也乐开了花。

高中的生活有点紧张而忙碌,好在安笙很快适应了这里的学习节奏,自己在忙碌学习的同时也积极参与学校的各种比赛活动。

偶尔夜晚躺在床上还是会思念家乡的小镇,父母,童然以及许铨。

不知道许铨现在在哪里读书,安笙在心里小声的说着。

每次月末安笙放假,童然都在小镇的路口桥上等着安笙回来,童然一看到安笙熟悉的身影,就连忙飞奔而去,这一次安笙的旁边却多了一个人。

安笙哥,她是谁啊。童然嘟着嘴抓着安笙的胳膊问道。

你真的不认识了,我们小时候的玩伴,杨菁菁啊。安笙笑着说。

啊,是小时候被许铨砸破头的菁菁姐吗?

呵呵,是呀,童然,你看,现在我脑门上都用刘海盖住的。说着便撩起额前的刘海,果然有一点点疤痕的印记,几乎看不出来了。

提起许铨,于是他们三个人便开始乐滋滋的聊了起来。

年少的往事,如今再次打趣的闲聊,却也足矣让人笑到肚子痛,听着安笙和童然讲诉关于许铨的趣事,杨菁菁总是笑到捂着肚子。

童年的记忆里,许铨在杨菁菁的心里,从小就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后来,杨菁菁看见许铨心里就胆战心惊,总是躲的远远的,好在后来跟着父母去了另一座城市生活,就再也没见到许铨。

年末接近新年的时候,许铨在小镇上又出现了,刚一到小镇,就急忙去找安笙和童然。

安笙一开始以为是谁,那么大嗓门喊着他的名字,全镇的人都快都知道了,出来一瞧,竟是许铨。

之后,许铨,安笙,童然,三个人又聚到了一起,许铨说,安笙,呦,变得更帅了,童然也长的亭亭玉立了,我就悲催了,除了长肥了一圈,个子还不见长。

于是三人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听许铨讲诉着他返回城里的“腥风血雨”。

原来许铨真的被他爸爸利用钱的关系送进了省里比较好的一所高中,可惜他在那儿一点也不开心,混的也不怎么样。

成绩依旧是差的老师看见皱眉,同学看见嗤鼻,自己想干脆下来不读了,他老爸揪着他的耳朵要他怎么也要混完三年高中,他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老实的呆在那儿。

安笙和童然狂笑的同时却也极其同情他的一切。

安笙和童然提到了当年被他砸破脑袋的杨菁菁,许铨则也一脸愧疚,为自己小时候的调皮捣蛋而想要当面道歉。

其实当初许铨并不是有意要砸人脑袋,而是为了去砸树上的鸟窝,结果鸟窝没砸到,却把恰巧经过树下的杨菁菁给砸到了。

后来安笙和童然告诉了杨菁菁事情的真相,杨菁菁先是惊讶了一下,而后也认栽了,谁叫自己正好倒霉从树下经过呢,都过去那么多年了,现在她也不怪许铨了。

(3)

那一天,许铨突然出现在安笙的学校,当安笙被同学叫出班级说有个老乡找他,叫他出去一下时,安笙还在心里寻思着是哪个老乡找他。

安笙出了班级惊讶的看到了许铨向他走来,才知道是许铨找他了,许铨告诉安笙,自己不打算在那所学校继续混下去了,觉得没意思,经过跟他老爸的顽强作战后,最终他老爸认输了。他过几天就要回来上学了,而且就是这所学校。

安笙自是替他高兴的,许铨也因终于逃离他老爸的魔掌而庆幸,于是许铨提议今天晚上要和安笙出去庆祝一下。

正巧杨菁菁从这经过去办公室,安笙叫住了她,向她介绍了一下当年砸破她头的就是这个家伙,以及关于欢迎许铨的事,许铨自是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发,杨菁菁则大方的说,好啊,呵呵,小时候的事都过去了。许铨也开口道,呵呵,那好,正好今晚也当顺便庆祝我们高中重逢啊。

后来放假回去,童然听安笙说他们重逢聚会的事,心里很是不高兴,说他们把她忘了,然后嘟着嘴,别过脸去,不再理睬安笙。安笙则一脸的不知所措,只好句句道歉请求她原谅,并答应她以后会补她一次,童然这才把头转过来,傻呵呵的笑了起来,说,安笙哥,你说的哦,骗人是小狗。安笙哭笑不得的,说,相信你安笙哥我啦,不会骗你的,不然我就成小狗了哦。

许铨因成绩太差而被分到了普通班,好在他一心为班级积极的做事,虽然成绩不太让老师满意,可是在班级里他确实是老师的另一个好帮手。

时间在匆匆忙忙的学习和生活中溜走,蓦然回首,他们也逐渐在长大了。

安笙和许铨,杨菁菁,也升入高二了。

每次月末放假三人便一起搭伴回去,有一次走在路上,许铨突然,说,杨菁菁,你觉得我怎么样?杨菁菁一脸不解,说,你就那样啊。

许铨急了,直接便说,杨菁菁,我看上你了,你做我老婆吧!

杨菁菁吓的不知说什么好,站在那儿直愣愣的盯着许铨。

安笙在一旁,偷笑了一会,拍拍许铨的肩,说,肥猫同志,看不出来啊,原来你说你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原来是杨菁菁啊,不错,挺勇敢的,不过你这告白的方式,把人家杨菁菁给吓着啦。

过了一会,杨菁菁回过神来,说,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当许铨追问是谁时,杨菁菁闭口没说。

于是许铨第一次勇敢的告白就失败了,后来整整伤心了好几天,不过不甘示弱的许铨每次看见杨菁菁还是会老婆老婆的叫着。杨菁菁每次都气的牙痒痒,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时间久了,杨菁菁便也习惯了。

高三的来临,如约而至,童然也终于考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这所重点高中,可是当她来到这所高中才知道,安笙的受欢迎程度远远高于她的想象。

安笙基本每周都会收到一份情书,这让童然很是不高兴,后来有一次童然和安笙走在一起,一个女生羞涩的将情书递到安笙的面前,童然直接在递情书的女生面前说,不好意思,安笙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安笙的女朋友就是我。那个女生只好拿回情书,伤心的走了。

安笙哥,多亏我吧,看我帮了你一个多大的忙。转而童然得意的说。

安笙点了一下童然的脑袋,说,你这个鬼精灵,你差点吓死我了,我还在想我什么时候是你男朋友了。

童然吐了吐舌头,说,我是帮你才那么说的啦。

到了高三的寒假,安笙忙于补课冲刺自己心目中的大学,许铨依旧每天追着杨菁菁,而杨菁菁死活不答应,杨菁菁也静心投入到自己的学业中去,为自己的大学梦而努力奋斗。

童然眼看着自己刚来半年,而安笙哥和他们还有半年就要离开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高考说来就来了,安笙说,自己一定要考上自己理想中的大学,不让父母失望。许铨说,大学我不想读了,读完高中简直就像要了我的命一样。杨菁菁说,我的期望和安笙的一样,不辜负父母,另外往自己的梦想前进。

随后,许铨一脸正经的对着杨菁菁说,老婆,大学里帅哥多,千万要抵住诱惑,大学四年后,你一定要等着我去娶你啊。又接着模仿杨菁菁的声音,说,嗯,我会等你的。

安笙看着许铨此时的模样差点没把刚喝进嘴里的水给喷出来。

吃奥卡西平片能治好吗
南京专科癫痫医院
癫痫小发作怎么治疗才能好

友情链接:

输心服意网 | 空间装扮不显示 | 空间情侣签名档 | 小男孩模仿杰克逊 | 陶哲轩老婆 | 男人标准腰围 | 云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