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仰卧起坐锻炼腹肌 >> 正文

【丹枫】一个老光棍和大龄剩女的故事(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十月份我是要去吃二林哥的喜酒的,那时候我当然还是在家里,恰巧我是在研究农村的新经济形式,修理地球的活当然是不愿意干的,但是养殖业还是大有一番作为。当天办的喜酒,说好的是开车子来接,说好的是十一点钟来,结果是等到了十二点钟。二林哥首先从车子里下来,抱拳作揖给大家说对不起。人逢喜事精神爽,春风满面的笑容,西装革履,打扮得光鲜亮丽,好歹是有个姑爷相了。

我记得二林哥是很腼腆的,之前都是说不上几句话的。在车上的时候,我就想象着要怎么样的作弄一下新婚的这一对,一定要将新郎官儿绑在电线杆子上,想看二林哥出糗的样子。实在不行,也要将婚鞋藏起来,让他打发很多的红包,才让他进得了门。想法是好的,问题是到了现场却没有新娘子了。新娘子呢?新娘子哪儿去了?原来是新娘子敬酒去了。没有司仪,没有主持人,没有鲜花拱环门,新娘子也是一身的西服,与其说是西装,不如说是她常穿的职业装。胸前别着一朵小花,手里托了一盘的红酒杯,如果不说是新娘子,倒还以为是某个服务员呢。好一个朴素的人儿,别人都说她是朴素,二林哥在外头也并不差钱呀,至少是奋斗了好些年了,房子是买了。何况听说这新娘子呀,还有一个“杀手级别”的技艺傍身,那就是她的工资都能够拿到上万块钱一个月了。农村的人都说还是朴素的好,有钱还不浮夸,是个实在人,也是个帮家理手哩,尤其是那二婶的眉毛都笑成了一弯窝。

婚礼是去年十月份的事情了,我去看见新娘子,也就是二林哥嫂子,也是一致地认为是个好女人。这样的好女人哪儿找啊。重点不是说二林哥的婚礼这事,三林在家里不服啊,三林是和他妈闹呢,要喝农药,吃酒上吊寻死呢。结婚这事原来是刺痛了村子里一干光棍们的心。村子里面还有十多个老光棍,眼看着是一个个结婚了。罗四川是二十六岁,属于年龄最小。大贰是三十一岁,也是独身一人,还有几个老光棍都是四十多岁了。二林三十六岁,三林三十三岁,这两个是难兄难弟的两兄弟,是孤儿寡母好不容易拉扯大的。二林是三十六岁结的婚,好了,就只剩下三林。三林是在哥哥结婚的那一天还高高兴兴地喝酒的,没想到第二天就要和他妈妈来闹,为什么二林结婚了,他还打光棍呢,漫漫长夜怎么样来捱呢?三林拿出一瓶农药,那阵势真是吓坏了二婶。于是只得请村子里的人来劝,好说歹说,才把农药瓶子拿下来了。二婶也说的在理,二林是大哥,责任担到了,还提前出去打工,供三林上大学。谁知道三林不争气,上了一个不成气候的大学,却又是猫在家里面不出去了。三林这事了了,二林结婚三天之后,就去大城市上海闯荡去了。

二、

十月份“调查”完上来,将近十一月份的时候,我又返回大城市来工作。最后一次是去二林哥家喝了一顿酒,也说说未来的打算。那时候默嫂子在家里端茶倒水,好像是比婚礼那天更黑瘦一些了。我对二林嘿嘿地笑,这是干活累着了呀,是新人,你可不得使劲用,得让嫂子多休息呀,不然可就怨恨你了。二林哥哈哈大笑。说起未来前途,新婚只是一个月的假,依然还是要去广东当一个模具厂的班长,六千块钱一个月,不算少了。但是比起嫂子来可就差一大截了,嫂子可是正规大学的财会出身,现在在一家公司做财务经理,一个月少说也得一万块钱了。我鼓励二林哥,不用害怕女方比你工资高,现在吃软饭的男人可是多着了。但是看二林哥,怎么看都是心虚。说是这门好亲事,还是舅奶奶做的好事。前年的时候,二林去舅奶奶家拜年,舅奶奶说,是二林啊,二林怎么不成家呢。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外公,说起来居然是声泪俱下起来。二林也无法呀,二林忤在那里,只能说,他也是想老婆了,只是找不到呀,舅奶奶。舅奶奶正是等着这句话呢,顺着竹杆往下爬。找不到啊,这不是有一个现成的。原来村子里,就是单剩下这个三十八岁的单身默小姐,正“翘首以盼王师”。舅奶奶拍着二林的胸脯,二林啊,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媒婆三天不到,就上门了。我是那一年回家去二林家拜年,也是正巧遇到了“媒婆”在说亲。在我的印象中,以为媒婆是化了一个花样的妆容,点了一颗大痦子,口若悬河的中年妇女,没想到居然是一个挎着公文包的大叔,还以为是来收购古董做生意的呢。要说这默姑娘呀,模样就是好,工作就是棒,只因为呀,是在外面精挑细选就错过了婚期,这真是难得的好机会,好缘分了。二林赶紧说,叔,你口讲干了,抽口烟。看见我来了,又说,小伙子,没结婚吧。来,来,来,好姑娘让你挑,说完就从怀里摆出一堆的照片来。照片上有肥的,有瘦的,有美的,有丑的,都是花姑娘。你们村里有个肥头老三,晓得吧,四十多了,没结婚的,上几年结了婚的,还是我做的媒。罗四川,晓得吧,那小伙子标致啊,去了二林家,还要去他家的。我说,媒婆大叔,敢情结婚都这么简单了呀,还要一些光棍干什么呢?村里光棍你全挑去呀。大叔说,当然要得,一个一个的来。主要是现在女方挑,男方也挑,都单身,不愿意结婚呢。大叔为什么是这样的热心肠呢?原来是做一桩媒是可以得三千块钱。

二林去看了那女孩子,果真是要得,只是显老了一点点,但是做人做事都干净利索。也非是“童男童女”了,提着礼物进了几次门,也就熟络起来。新年谈好了,果然就十月结了婚了。我要走的时候,跟二林哥说,可得好好加油啊,生出几个儿子来,嫂子可是高龄产妇了。二林哥顶着黑眼圈嘿嘿地笑,过几天,他们夫妻二人也是要外出打工了,但也是异地分居了。

我想起十八年前还不是这样的可以开着玩笑,十八年前的二林哥还是很羞涩。那时候二林哥已外出打工两年了,我一个初中生常常去到二林哥的小房间里找书读,是高中的数学练习册,也有金庸全集和《水浒传》一类的小说。二林哥的房子是搭在二楼的一个小棚子里,铁皮石棉瓦盖的窝居小室,雨落在上面,滴滴哒哒。那时候床头上挂着一张画,是刘德华、林志颖的明星画,现出肌肉膀子,棕色的皮肤,带有一种陈旧年画的气息,那是他读书时候贴的了。偶尔回来,他告诉我外面的世界。深圳的楼房有多高,高得望不到边啊,你仰头看吧,帽子就会掉下来呢。摩天轮有多高,有十层楼那么高呢。你敢不敢去?我那时候说,我当然不敢去。我怕掉下来呢,掉下来就完蛋了。他说,小土鳖。并让我尽快读完书,好带我去深圳。

再后来经常要住校就没有常见二林哥了,听说他是去电子厂上班,听说他又到皮鞋厂上班,听说他又去室内搞装修。二婶常来是找我给他写书信,没有遇到我又恹恹地回去。眼看着二林将村子里的房子砌起来了,加了层了,又将三林送到大学里去。都成为了村子里的榜样,都说看看二林,你们都要向二林去学习。母亲看看我,也时常敲打我要向二林学习,做一个孝顺的孩子。

十年前的时候,正是二林无限风光的时候,看二林忙里忙外,二林家就渐渐地富裕了起来。那时二林大概是二十五六岁,唯一让人忧心的就是找对象的问题,但是都不太担心他,因为二林赚钱又多,嘴巴又甜,肯定是会找到女孩子的,说不定都找到几个了。别人都向二林打听,厂里女孩子多,随便找一个呀。要不就是有了吧,那赶紧带回来呀。村子里的人都说。二林只是不声不响。我过年还是去他家作客,他时常叹息没有学到多少东西就出去了,鼓励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呀。

村子里再次发生了变化是铺好了水泥路,我正在上班呢,母亲告诉我好消息,说是水泥路都铺到村门口了。村子里慢慢地起了变化,几幢新房子正在新建,自来水也安上了,几盏路灯亮了起来。二林家几年前的房子就显得扎眼了,白石灰刷的外墙就慢慢地斑驳起来,最新砌的房子都是贴的瓷砖。有人大学毕业了,欢天喜地地放鞭炮,是考上博士生了,有人带着一个城里的女朋友回来,白白净净的,妈形容一个人好看,常说,跟画上走下来的一样。或者说,是电视里走出来的一样。

一转身,回头,却发现二林哥不见了。听说他近来的事是和别人合伙包了一幢建筑活干,结果老板却跑路了,亏了十几万块钱。过年回家也是待在家里,我踏着咯吱响的楼板,去找他,大年初二就不见人影,说是上去了。钱还清楚的时候,是三年前。终于又看到他的笑脸了,看见人来了,忙不迭地散烟,喝酒。眼睛里二十五岁时候的清澈不见了,却是略见一些的隐忧,有迟疑,有混浊,唯见是兄弟情义还在。我看二林是老了一些了。去市里喝酒,唱KTV,一遍又一遍地唱《兄弟》,他说,我们还是兄弟,如故。

二婶是急白了头了,也急坏了眼睛,是为了两兄弟的婚事。十年前说实话,二林哥还有些优势的,而现在,新楼房一幢幢地拨地而起,二林就是老青年了。好不容易还清了债务,他也是忧愁的。三年前开始相亲,其实很多年前就相亲了,二林主要是没有放在心上。媒婆来来进进,像是踏破了门槛一般,其实一切都是虚假繁荣的想像,也是没有那么多的媒婆的。

二林,新王家有一个姑娘,就是胖了点儿,怎么样?二林摇摇头。二林,李家有一个姑娘,就是眼睛是眯眯眼,怎么样?不怎么样!二林摇摇头。二林其实是没有多少摇头的机会了。可知中国还有三千万的光棍儿呢。幸好还有这默姑娘,人家不是二婚,至少没有带着什么拖油瓶,但只不过是年龄大了一些,其实也还好的。

工资拿到上万块钱的在大城市里也不算是太优秀,但是在农村里就相当于过去所说的万元户了。以致和二林结了婚,村子里的人还对二林伸出了大拇指,不错呢,找到一个富婆了,算是捡到就赚到了。年龄虽大一点嘛,但是赚钱厉害呀。默姑娘既然是这么优秀,为什么一直没有“出货”呢?这默姑娘是舅奶奶一个村子里的,大学的时候谈了一个男朋友,本来是要带到老家里来了,老家的人基本上都见过。然后两个人跑到深圳来做事,跟那个男朋友前前后后在一起十来年,也没有结个婚。不知道为什么就又闹掰了。扯头发,发呆,终日待在房间里不出来,沉寂在情伤里,过年了也很少露。过了几年,终于走了出来,原先在深圳上班的那家公司,还要她,还是做财会,那几年工资就涨到了一万块一个月了。

三、

都为生活各地奔波,自参加完二林的婚礼之后,我也好久没有联系了。手机里的微信,不过也是一个冷冰冰的头像。二林跟我发信息的时候,我想,他一定是犹豫了好久。躺在一个单间的出租房里,墙纸是黄色的,灯光也是昏黄色的。抽着的香烟在黑夜里忽明忽暗。他向我问哈喽,我还跟他打趣,现在造人计划怎么样了?他说,别说了,现在连拢身也亲近不得。他说,晴哥,你是了解的多,知道忧郁症是怎么一回事不?我说,不知道啊。怎么了?他就说她,那个默姑娘。简单的意思就是有时候对他大喊大叫,有时候就不耐烦,还来揪他的头发。开头是去他的宿舍,老婆来,自然要好好招待一下,然后就亲自下厨,炒的是洋葱煎鸡蛋。默姑娘说不好吃,简直是要毒死她呀。然后把筷子摔到地上去,就要到外头吃。到了外头,到了一个湘菜馆子,两个人叫了一桌子菜。刚才是在屋里吃了一点的,又吃不下了,说是没胃口扭头就走。二林在后面追着,追也追不上。赶紧叫服务员打包吧,然后默姑娘黑着一副脸,把饭盒子全部打翻了。二林惊了,难道打包也不能打了?当然就不能打包。你这穷鬼样子是给谁看?就你那送快递的几千块钱工资,不怕人笑话。服务员好言相劝,才将两人分开。

我说,这可不就是一个小姑娘的脾气嘛,是随处撒野的家伙。二林说,可不是嘛。现在正分居,闹矛盾呢。

之前二林问我怎么样哄女人的时候,我就告诉二林要跟老婆讲一些好话,一些有情趣的话,并且还编了一份小小的情话手册给他。比如,每次想老婆都要说,每天都要给老婆问早安,问晚安。在一起要关心老婆的身体,起床的第一句是要赞美老婆,你今天真美啊。可是至今却是一句也用不上。二林说,默姑娘怎么是一个暴脾气。我说,这真是脾气古怪的一位姑娘呀,说不定真是抑郁症也不一定的。

那天本是二人世界的,结果因为二林的“厨艺”问题,别说“蜜日”了,当天默姑娘就气冲冲地回到了深圳,回到了工作岗位。

这是第一桩事情,两人谁也不理谁了。过了两三月,二林在微信上给她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那时候又是要过年了。默姑娘又把他数落了一顿,怎么这样的没用。怎么嫁给了一个窝囊废等等。还告诉他,之前那个大学同学的“老公”是怎样的哄她。你要不要学啊,连床技也不如人家呢。二林的脸一下子刷地白了。任她怎么样骂,只把手机放在一边。终于是骂累了,正题还是要进入的。那就是过年了,好歹要一起回家吧。二林讨好地问她,能不能帮忙在手机上抢一张票,两个人也好一起回去。默姑娘又是一阵数骂,这么大个男人了,连软件安装也不会,你是不是古时候的人哪。有什么用。车票也不买了。爱回不回。隔着屏幕都能看见默姑娘的歇斯底里。票的事不成,终于还是各回各家了,也是过小年之后了。

儿童癫痫的病因主要有哪些
甘肃治疗癫痫医院
南京治疗癫痫专业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输心服意网 | 空间装扮不显示 | 空间情侣签名档 | 小男孩模仿杰克逊 | 陶哲轩老婆 | 男人标准腰围 | 云工作室